保亭黎族苗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想要开始新生活,就得有一个像样的家!

2021年05月10日 11:25

北京工作的人叫北漂

上海工作的人叫沪漂

深圳工作的人叫“来深建设者”


深圳是一个十分著名的移民城市

因为来了就可以拿深圳钱(补贴):

全日制本科每人2.1万元

全日制硕士每人3.4万元

全日制博士每人4.6万元

来了就是深圳人


跟北上广抢人,深圳是专业的。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来了深圳你就是靓妹、靓仔。



一千个在深圳生活的人,眼里就有一千种不同的深圳。

长期住在坂田的农民房

去没有田的福田,像进城

到没有湖的罗湖,像逛香港

在没有山的南山,看科技园


当然它们也不是一成不变,城市会不断改造发展,成就了“房东”。




自此,一说到深圳,就会想到腰间挂钥匙串、拿户口本打牌的房东。




城中村整栋楼水电费按一户算,超过使用梯度按最贵的收,这里房租很廉价,水电费却高得出奇,

选的位置不好,早上吵醒你的就不是闹钟,而是邻居或工地噪音。

为了便宜,选了“握手楼” ,对楼就是同居人,全年可能都没有阳光。


终于在这里住下,你会知道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你躲过的【回南天】。

在回南天,玻璃上是湿的,墙壁是湿的,地上是湿的,衣服是晒不干的。

如果回南天上了微博热搜,话题名字一定是:回南天,我们屯过的那些内裤。


租住的房子如果清洁不到位还会遇到会飞的蟑螂。


蟑螂很彪悍,深圳人更彪悍。


坐地铁,在深大和高新园出站进站,堪比春运+堵车。





这里不是一个悲伤的城市,因为时间过得太快,人们没空流泪,一直保持积极的向上的心态。


曾经以梦为名“租住”在这里

与房东中介斗智斗勇

每天挤公交、挤地铁

工作到10点才发想起没吃早饭

晚上加班成为常态

涨了工资

却丢了生活

驱使生活的只剩下生存


来了深圳就是深圳人。当初既然义无反顾来到深圳,想要努力挣钱早日出头,现在也别让自己在租房的小事上掉了价。

有梦,就上租客网。

我们都明白,房间以外的生活更重要。想要开始新生活,就得有一个像样的家,也许我们只是缺乏运气和改变的勇气,这次不妨去看看,也许就能摆脱现状了呢。


相关推荐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10月24日 16:28

为什么说美团是未来餐饮的新基建

疫情还只是一个起点,从更长远的宏观与微观层面来看,美团作为餐饮行业新基建能做的还有很多。5月25日晚间,美团点评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受今年1月下旬以来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美团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行业在需求端和供给端都遭遇了严峻挑战,公司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减少12.6%至168亿元(人民币,下同),经营亏损为17亿元。不过,正如王兴所言:「疫情也让线上服务、在线运营被消费者和商户更广泛地接受和使用,美团长期关注和探索的领域在此期间也迸发出了新活力,这些将大大加快供给侧数字化的进程,带来新的增长动力。未来,美团将聚焦生活服务业新基建,全面助力商户数字化升级。」而且,尽管美团收入下滑、再度亏损,但各项关键性数据还是好过市场预期。王兴在答分析师问中谈到,美团在1月的前20天保持了良好的增长势头,交易总金额(GTV)和收入同比增长超过30%。其次,得益于中国对疫情的有效遏制,3月外卖业务规模迅速恢复。2月20日的订单量不到疫情前水平的30%,到3月底已达到75%左右。资本市场对美团的预期给予了相当乐观的反馈。5月26日早盘,港股美团点评涨幅扩大至6.68%,报134.2港元,创历史新高。美团也成为腾讯、阿里之后,国内第三家跻身千亿美元俱乐部的互联网企业。千亿美元的背后,是投资者对美团基本面和前景的投票,也是餐饮新基建的形成。01B端、C端和配送端织网抗疫过程中,中国织成了两张最有效的防控网。一是来自政府和政策层面的公共卫生体系网络,二是来自互联网巨头为消费复苏所构建的服务网络。张文宏说,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对于同一个月里输入的几百个病例都能控制好,现在出现一例、两例的输入性病人,有什么理由要进行恐慌性反应呢?所以,中国编织了一个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就是为了让大家有安全感,但是这次疫情到现在为止没有结束,全世界的疫情可能要连续一到两年,也就是说在未来三个月以后或三个月当中整个世界都有可能会重启。中国应该是世界最重要的经济体中,率先重启的国家。通过疫情,我们看到了以美团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深度践行社会责任,同时也深刻感知到了来自消费端、供给端和配送端的变化。消费端。疫情进一步加速了用户线上消费行为的培养,并使得消费者对高价食品类别的偏好不断增加,这也促使美团第一季度每笔订单的平均价值同比增长14.4%。数据显示,疫情期间,美团已经带动4.5亿交易用户的人均年度交易笔数进一步增长至26.2笔。供给端。美团为优质商户提供一系列返佣、补贴、免费流量支持,减轻了他们的负担,同时也加速了餐饮数字化的进程。这是一个授之以渔的过程。众多品牌餐厅从专注到点餐饮,转型升级外卖服务。比如,仅在武汉地区,美团就为商户提供免佣超3000万元;同时,美团通过加快更新产品服务,协助商户以数字化运营及营销手段降低损失。配送端。1月下旬以来,美团已新提供超100万骑手就业岗位并为其创造收入,成为稳就业「蓄水池」。想必很多人都看过此前《时代周刊》的一组封面,美团外卖骑手高治晓是其中唯一一个华人面孔。配送员不仅体现了一个城市的温度,也是现代城市生活的「新基础设施」,是「互联网+服务业」和「智能+物流」产业融合发展的重要体现。02把服务搬到线上尽管美团的无限游戏一直都在稳定的航道,疫情期间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但必须承认,短期内,美团主体业务承压。但长期看,疫情的爆发也为美团带来了新的机会,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大众对于生鲜电商的需求爆发式增长,为美团发力生鲜电商提供了绝佳机会。其二,疫情发生后,大众的消费习惯明显改变,逐渐从线下向线上转移,为美团培养了新用户并完成了非餐业务的外卖配送端的市场教育,有利于外卖渗透率的提升。其三,餐饮用户向线上转移,堂食恢复缓慢,商家为增加收入将通过外卖平台发展业务,这将为美团带来更多活跃商家。外卖已然成为疫情之下众多家庭的消费选择。疫情期间,在居家隔离期间,外卖服务成为众多家庭获取一日三餐的重要甚至是唯一来源,家庭外卖需求取代以往的一人食。家庭对于正餐的外卖需求增多。更多用户更愿意为安全、高质量的餐饮去付更多溢价,外卖客单价显著提升。王兴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中就谈到,用户倾向于在更多样化的消费场景中点外卖,不仅是快餐,有时甚至是正式的晚餐;并且愿意为更高质量的商品付款,下达高额订单。疫情期间,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在美团上订购非食品类别的商品,比如药品、鲜花等。所以我们看到,美团平台上多元及高品质的外卖供给也满足了绝大多数消费者的需求,尤其是更多品牌商家在特殊时期入驻平台,使得用户对于高品质餐厅的偏好加深,进而带动美团外卖客单价提升。而在美团上下单「必吃榜」餐厅的外卖,疫情期间成为一种流行。另外,家庭对于火锅、海鲜烧烤和各大地方菜系等高客单价的订单销量同比增长迅速,同时,更多超过3公里配送距离甚至异地的外卖订单也有所增加,因为更远配送距离带来了更高的配送费,因此客单价也更高。王兴谈到,尽管疫情出现了短期挫折,但美团仍将继续前进,到2025年每天达到1亿个订单,每单赚到1块钱的经营利润。疫情之中,更多中国人意识到了,外卖已经成为餐饮行业的基础设施。继消费线上化之后,把本地服务搬上互联网成为趋势。上线美团的品牌餐厅增多,更多黑珍珠、必吃榜餐厅上线。2020年第一季度,许多以往并无提供或提供非常有限度外卖服务的高级餐厅、高评价餐厅、连锁餐厅、黑珍珠餐厅及五星级酒店餐厅开始上线外卖业务,作为疫情下营运业务的主要手段。长远来看,这些餐馆的参与增加了美团平台上的高质量供给,同时中小型独立餐饮商家加强了对外卖服务的重视,因为在疫情期间,外卖几乎成为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所以说,被疫情改变的不仅是C端用户,B端商户也逐渐认识到外卖业务的重要性,把服务搬到线上,并做出经营调整。03餐饮新基建的成长逻辑早在2018年,新基建这个词尚未成为热门词汇之前,我写了一篇《为什么说美团是城市的新地基?》的文章。美团上市之后的表现,更加验证了我当初的想法。在确定了「Food+超级平台」的战略之后,美团的餐饮新基建愈发成熟。在疫情期间和后疫情时代的消费复苏中,其基础设施特征更加凸显。综合以上,只有C端习惯,没有B端和配送端在技术和服务上的配套,整个模型s是没法跑起来的。而美团铺就了「B端+C端+配送端」的餐饮新基建,并且让三边运转效率提升。之所以能在疫情中逆势上扬,是因为:美团核心成长逻辑并未受到疫情冲击,相反,线上服务在长期内因疫情得到强化。外卖的刚需高频特征,在后疫情时代,快速回暖,消费者的线上消费习惯进一步被培育,与此同时,消费品类和场景更丰富。疫情固然冲击了商户的线下业务,但也加速了优质商户的数字化进程。如此,美团的平台粘性和价值得到进一步巩固。此外,我们也应该关注到社会的整体进程。首先是城镇化的速率,会让平台的线上服务在低线城市渗透率提升。其二是代际更迭,外卖人群基数长期持续增长,生活节奏加快、宅经济等,持续推动消费处于高频状态。再者,品类扩张、消费场景的多元化,消费品质的提升,会推动消费客单价提升。所以,疫情还只是一个起点,从更长远的宏观与微观层面来看,美团作为餐饮行业新基建能做的还有很多。

2020年05月28日 11:03

快递“最后一公里”三国杀,丰巢为何此时举起镰刀?

本篇文章3322字,读完约9分钟丰巢成为过街老鼠,不仅用户群起而攻之,连业主委员会也加入声讨。让用户免费使用了5年的丰巢,为何突然选择此时向用户收费?直接起因源于丰巢4月30日新推出的会员服务,要么会员用户每月支付5元,智能快递柜免费保留7天,要么非会员用户只享受12小时免费保留服务,超时部分,每12小时收取0.5元费用。就是这五毛钱引发了一场舆论混战,于熟悉互联网模式的人来说,或许早有心理准备,但于普通人而言,这突如其来的收费则难以被接受。不出意外,我们可以判定,丰巢这次是绝不会妥协的。原因就在于,当用户与丰巢隔空开战时,一个消息被忽视了。5月5日晚,顺丰控股发布了一份公告,内容涉及丰巢系与速递易的收购交易。如果按照当前的方案,一旦交易完成,国内最大的两大快递智能柜企业将合二为一,并由丰巢系主导。据媒体报道,新丰巢的市场份额近70%。这也就不难理解,丰巢为什么可以傲娇的喊出“你可以选择不用”!如果再深入探究,5毛钱背后的利益格局超出想象。顺丰的战略布局、最后一公里的争夺、电商的角力、快递的行业变革等等,都可以从中找到影子。“最后一公里”之战2015年,顺丰联合申通、中通、韵达三大快递公司和物流巨头普洛斯成立了丰巢科技,随后智能柜开始出现在全国的各个小区。彼时,顺丰占比35%,申通、中通、韵达各占20%,普洛斯占比5%。一个行业中,同行难得如此团结。同一年,另一个阵营同步诞生。阿里旗下的菜鸟网络联合中国邮政、圆通、百世汇通加大力度布局菜鸟驿站,以实体自体网点的业态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单从成员来看,可谓泾渭分明。需要注意的是,当年,成都有一家上市公司推出的速递易智能快递柜已经在全国耕耘了3年多,扩张到79个城市,布放网点超过3万个。之后的故事,基本就沿着这三条线演绎。不到两年,最初的格局就出现第一次大变化。2017年1月份,丰巢进行了A轮融资,钟鼎投资、鼎辉投资等风投机构入场,原股东追加。但值得注意的是,本轮融资中,中通并未增资,申通2亿元的认购权只行使了一半,也就是1亿元;另外,钟鼎投资与普洛斯有着直接关联,普洛斯的CEO梅志明是钟鼎投资的创始人之一。2017年6月份,菜鸟与丰巢爆发了互相封杀大战。仅仅被爆出一周后,菜鸟迅速投资了速递易,而中国邮政和复星也在较早时间成为速递易的股东。明星巨头的加入,很快使得速递易和丰巢成为智能快递柜市场的两大玩家。事情远不止于此,阿里与菜鸟一边推动菜鸟驿站的扩大,一边入股速递易,还腾出一只手不断挖丰巢的墙角。到了2018年,通达系全面撤出丰巢,投入阿里阵营。2018年1月份,丰巢进行B轮融资,申通、韵达全面转让全部股权退出,而中通在此之前已全部出清。同年5月份,申通、中通和韵达同时发布公告,宣布对菜鸟驿站进行增资,其中中通获得菜鸟驿站大约10%股权。之后的故事也顺理成章,阿里系相继投资了通达系成为其股东,至此,通达系全面倒向阿里。而B轮融资后的丰巢,基本成为了顺丰系的独角戏,顺丰关联公司的持股比例超过70%,其余股东除了普洛斯有一定的业务协同外,基本以风投和持股平台为主。相比菜鸟驿站股东之间的业务系统,丰巢显得势单力薄。新丰巢举起镰刀丰巢的翻盘或许就在最近。5月5日的公告显示,丰巢开曼的子公司丰巢网络与中邮智递(速递易的运营主体)及其股东签署一揽子交易协议,中邮智递原股东中邮资本(中国邮政全资子公司)、三秦控股、浙江驿宝(菜鸟子公司)、明德控股等减资退出,中邮智递成为丰巢开曼的全资子公司,但原股东可以认购丰巢开曼的增发股份。值得注意的是,在丰巢吞掉速递易的同时,阿里系全面撤出,工商资料显示,代表阿里的浙江驿宝法人已变更为中邮资本的子公司。从阿里的风格来看,无法控股的企业不太会进行大规模的整合,速递易的插曲或许只是一场财务投资或者战略防守,真正的武器还是菜鸟驿站。通过一些列资本运作,顺丰系成为当之无愧的智能快递柜霸主,媒体报道,截止到目前,全国共有40多万组快递柜,其中丰巢投入18万组,占比44%,速递易投入约10万组,占比约25%。至此,快递“最后一公里”的战场上,由三足鼎立变成顺丰新丰巢-阿里菜鸟驿站两阵对垒。新丰巢现在的局面是,联手国资(并且是与快递管理部门直接相关的国资),拥有市场近70%份额。或许这就是丰巢不顾用户反对而坚持收费的最大底气。新丰巢举起镰刀的另一大原因或许与顺丰也有着直接关系。我们先来看看丰巢的股东背景,在收购速递易之前,企查查数据显示,丰巢最大的股东是深圳玮荣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6.07%;深圳市顺丰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30.29%;深圳明德控股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2.28%;深圳市丰巢科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股比例为5.87%。穿透去看,深圳玮荣的控股股东为明德控股,明德控股还是上市公司顺丰控股的控股股东;明德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和法人是顺丰创始人王卫,;顺丰投资则是顺丰控股的子公司;丰巢科技合伙企业则是一家员工持股平台。简单说,就是王卫的明德控股通过对深圳玮荣、顺丰控股(子公司顺丰投资)的控股以及对员工持股平台的控制,实现了对丰巢的控制。不难发现,在这一连串公司里,唯有顺丰控股和丰巢是实体业务,即产生现金流和利润的业务,其它皆带资本属性。因此,顺丰能够举起镰刀的空间也只有两大实体产业。丰巢变现迫在眉睫2019年,顺丰控股的财报并不亮眼。顺丰控股去年全年营收1121.93亿,同比增长23.37%;归母净利润57.97亿元,同比增长27.23%。但是,净利润中非经常损益项目占比很大,按照财报的计算方式,剔除这部分,净利润不升反降0.08个百分点,毛利率则下滑0.5个百分点。顺丰控股将原因归结于人工成本上升、科技投入加大、快递均价下滑所致。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快递市场,顺丰2019年的快件量实现了28%的同比增速,但票均收入却下降5.67%。这与市场的确有关系,据邮政部门数据显示,快递平均单价以连续数年下降,近三年就从12.37元降至11.80元。从收入结构来看,时效、经济快件依然占据了高达74%多的比例,也就是说快递业务目前支撑着顺丰控股在新业务方面的开拓(比如冷运、医药、同城、供应链等),以及为科技投入源源不断的输送血液。而快递市场,顺丰的优势也在不断缩小。从订单量维度来看,2019年顺丰不到8%的占比低于申通的11.6%,圆通的14.4,韵达的15.83%。顺丰的优势在于客单价高,但逐年降低的均价将逐步侵蚀这一优势。而出现这一变化的背景则是通达系在电商领域的一骑绝尘,与阿里的深度绑定,以及拼多多的崛起,使得电商订单向通达系倾斜。因此,对于顺丰系而言,无论是应对当下的困境,还是布局新业务,都需要减少亏损,增加现金流。财报显示,旗下的物流园已经开始资产证券化。而除了资本运作外,实体业务也需要争取更多的现金流,最起码也要减少烧钱的程度。而丰巢显然是一项需要尽快止血的业务。快递柜亏损多少?看看当年的速递易就知道了,一度差点拖垮三泰控股这家上市公司。丰巢披露的经营数显示,2017年亏损3.85亿;2018年前五个月亏损2.49亿;成立五年来亏损总计20亿。如果再收购速递易,恐怕亏损将继续扩大。梳理完丰巢的发展之路,我们不难看出,丰巢此次向用户收费已经没有退路,所有的抵制都无法撼动商业逻辑。

2020年05月13日 13:56